刘易斯走了,但民权的路还远没到终点……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7-21 23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刘易斯走了,民权的路还没到终点

  7月17日,美国民权运动先驱约翰?刘易斯告别了人世。

  1963年8月28日,当马丁?路德?金在华盛顿发表“我有一个梦想”的演讲时,刘易斯就站在他的身旁。

 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演讲之一,“我有一个梦想”全面拉开了美国黑人追求与白人和平、平等共存的大幕。

  57年后,在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全美甚至全球黑人平权风暴还未平息时,约翰?刘易斯的离世,代表了那一代人的彻底落幕。

  在6岁之前,刘易斯只见过两个白人。后来,因为搬家到镇上,他亲身经历了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。 15岁时,他第一次在广播中听到马丁?路德?金的声音,找到了一生奋斗的方向。3年后,刘易斯遇到了马丁?路德?金,一直追随他直到后者被刺杀。

  大学期间的刘易斯就致力于民权运动,在执行种族隔离的餐馆里组织静坐活动。他在田纳西州首府纳什维尔的静坐运动,最终促使市中心餐馆取消了种族隔离。

  刘易斯多次被逮捕和监禁,但他仍然继续组织、参与抵制公车内种族隔离等非暴力抗议活动,以争取实现美国黑人在政治选举及日常生活、学习中更多的平等地位。非暴力的民权运动方式,是他倡导并积极践行的政治理念。

  1961年,21岁的约翰?刘易斯成为13位“自由乘车者”中的一员。这是美国最著名的民权运动之一,7名白人和6名黑人在华盛顿特区一起乘坐公共交通,前往新奥尔良。

  当时,废奴运动已经结束多年,美国最高法院也允许跨州旅行者无视各地的种族隔离政策,但南方各州依然我行我素,号称“平等但是隔离”。

  刘易斯一行人集体乘坐长途客车到南方,故意违反当地的种族隔离规定,直到被当地警察逮捕。

  “自由乘车运动”旨在向美国联邦政府施加压力,要求最高法院宣判在弗吉尼亚州跨州巴士的种族隔离规定违宪。在美国南部,他们被愤怒的种族主义者殴打,多次被逮捕入狱。

  后来,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“自由乘车者”乘坐不同的公共交通工具,挑战美国南部种族隔离政策。他们的做法激起了强烈反响,南部各州对联邦法律的无视,以及当地有关种族隔离的种种暴行,得到了美国全国上下的关注。

  在“自由乘车运动”40周年纪念日,刘易斯接受CNN采访时回忆被殴打的经历,他说:“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。我被遗弃躺在灰狗巴士站时,还没有恢复意识。”

  漫长的民权斗争生涯,在令美国黑人地位有所改善的同时,也让刘易斯得到了人们的尊重。

  1986年,刘易斯成为美国国会议员。

  2011年2月15日,美国首位非裔总统奥巴马向刘易斯颁发了“总统自由勋章”。“总统自由勋章”和国会金质奖章并列为美国最高级别的平民奖,主要表彰对美国国家安全或国家利益、世界和平、文化或其它领域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。

  2016年,美国海军开始计划建造新型海上补给舰,作为“争取民权和人权的重要人物”,新型系列补给舰以仍然健在的“约翰?刘易斯”命名。

  2019年末,刘易斯对外宣布,自己已身患第四期胰腺癌。随后,因病情加重,他不得不放弃了在国会的议员职责。

  但是,在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,刘易斯立即回到了华盛顿,加入到抗议示威的人群中。

  他说:“我几乎一生都在为自由、平等和基本人权而斗争。” 【编辑:王思硕】